查看: 98677|回复: 2

巢湖柘皋河上玉栏桥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_mind
    开心
    2015-10-15 13:11
  • classn_01: 1 classn_02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5-10-15 13:3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巢湖阳光论坛

    x
    柘皋河上玉栏桥

    (昂云)

           柘皋河,发源于巢湖、合肥的界山浮槎山,古称石梁河,著名的柘皋之战即发生在这里。至于它为什么叫做石梁河,没有定论。我怀疑,该河流经此处曾有一道石梁。柘皋老街北部有断续岩石裸露,似可佐证。某次银山智人读书,见“柘皋河源于西大山,南受石梁河水,又南复受夏阁河水”等语,看来石梁河是柘皋河的支流,后因支流融于干流,讹成为柘皋河的别名。

           李恩绶《巢湖打渔诗》:“三河前接柘皋河,鱼贩纷纷港口多。听说沿淮鱼价涨,月明处处有渔歌。”柘皋河水深河宽,水运发达,是北乡著名的渔港和商贸重镇。镇子主街上,有一座古桥,名曰“玉栏桥”。相传此桥缘起于朱元璋历险记,原名“遇难桥”。玉栏一名,或因汉白玉栏杆得名,或为雅化使然。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,虽有口碑指其建于洪武二年,但没有确切的记录表明它与朱元璋本人有关联。康熙年方志记载:“明弘治十七年修,正统间知县刘汇重修,嘉靖三十四年大水冲颓,隆庆六年,知县柳应候命罗汉寺僧圆还募众重修。”语焉不详。“弘治十七年修”一语中之“修”字,如果是修建而不是重修的话,“遇难”云云更是无稽之谈。日本侵华期间,该桥得到日人维修;政治至上时期,被命名为反修桥;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改建为水泥桥,增建四座桥头堡,称“柘皋大桥”。

            玉栏桥连接河东、河西,处于古镇核心区域,是巢湖与合肥之间的咽喉要津。周边商铺、茶肆、酒楼林立,亦有药号、塾馆等等,发生过许多后人津津乐道的故事。北乡贤达杨亮功、翟宗文、阚家蓂、高植、鲁彦周等人,均在这里留下了足印。特殊年代,还留有特殊印记,如在1939年,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为会新任巢县县长马斌,曾率周俊鸣、林恺、赵启民等于玉栏桥酒楼设宴。当时这一班人,后来都不是一般人。周骏鸣,曾为新四军新二师的师长(据传资历足以上将,历史原因未果),1949年后,历任水利部副部长、河南省政协副主席;林恺,转任地方;赵启民,被授予中将军衔;张云逸,则是众所周知的十大将之一。

           柘皋有一个“过太平桥”的民间习俗,流传了许多年,夸张的说法有六百多年,然不足为信。所谓的“过太平桥”,就是在正月十六那天晚上,心里有郁结、有所不顺,或者企盼来年和谐顺畅的人,从家里带个罐子——“淘气罐子”,到玉栏桥上掼掉。讲究的人家,还会点香、放鞭炮。罐子一响,掼掉旧年晦气,“碎碎平安”,祈愿新年新气象。作为该镇特色民俗,“过太平桥”是压抑检讨自我、宽容原谅他人的良好修养的体现,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但是,这些年掼“淘气罐子”有愈演愈烈之势,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老百姓内心的压力。那种压力,有生活上的,也有精神上的,有的源于家庭,也有源于社会,值得注意、考究。

           岁月流逝,沧桑老街成了周边游客访旧问古的目的地,玉栏桥也成为抒发思古幽情的地方,时人为之题联:“上下影摇,两岸垂柳高阁荫;往来人渡,一湾流水小桥横。”它的功能,已从津桥要道变身为古镇人文景观。蒋百举《柘皋怀古有感》:“柘皋属重镇,史绩早驰名。汉代置为县,春秋筑有城。鲁侯会吴子,宋将破金兵。历尽沧桑变,千秋地未更。 ”千秋地未更,这其实也是柘皋河上一座桥的写照、玉栏桥的写照。


  • ta_mind
    擦汗
    2015-11-17 08:24
  • classn_01: 275 classn_02

    [LV.8]以坛为家I

    发表于 2015-10-29 11:2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原名“遇难桥”。
  • ta_mind
    无聊
    2014-8-5 16:14
  • classn_01: 5 classn_02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6-3-22 10:3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儿时的青石路
    远了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本版积分规则